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完美新娘 >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小说/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小说/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 发表日期:2020-12-24 08:26 |
  • 点击数:
  • 昨天要不是这个谢雅茹,他和王小微还好好的,就是谢雅茹,所以才又这些事情,老谢虽说自己忏悔了一夜,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不怪谢雅茹了,相反,现在他看着谢雅茹就烦,而谢雅茹还不自知,一直骂着王小微,这他哪里忍得住啊?

    所以就算是他行医多年的好脾气,也被磨得有些不耐烦了。

     文学


    谢雅茹一听见老谢叫她小婊子,这她哪里受得了啊,瞬间就炸了:“我婊子?我就骂她贱人怎么了?贱人贱人贱人!”

    “啪!”

    老谢一巴掌扇在谢雅茹脸上,眼神冰冷的可怕:“贱女人,你给老子滚,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走,我保证,这个小镇子没你的容身之地!”

    老谢罕见如此生气,更别说动手了,但是这个谢雅茹真的有些欠打。

    “你敢打我?好好好,你会后悔的!”谢雅茹捂着脸,连声说好,同时她眼中也有些恐惧,因为此时的老谢真的让她感到有些恐惧。

    所以说完这句话她也不敢多呆,

    转身就跑开了。

    “哼!老子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啊!”老谢气不打一处来,看着谢雅茹的背影,如此说道。

    不过就当谢雅茹快跑没影的时候,忽然回过头来冲他诡异的笑了一声,从她的两旁又走出来两个男人。

    老谢眉头一皱,因为那两个男人他见过,是董德才雇佣的佣人,他曾经见过。

    最让他警惕的还是这两个人手上都拿着相机。

    老谢行医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要是连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的话,那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就在他看见那两人的一刹那,联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谢雅茹脸上诡异的笑容,他瞬间便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他站在原地摸着下巴想了想,最后忽然自言自语道:“既然董德才他们想玩这一出,那我就陪他们玩玩好了,来个将计就计,这样既能够把小微骗回来,也可以让我在镇子上少很多麻烦!”

    老谢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拿出手机,给孙赖子和吴三每人拨了一个过去,这可是他留在董德才身边的两部暗棋,而且这两个人命都在自己手里,他也不怕他们不就范。

    果然,两个人一看见是老谢的电话,本来还在董德才家里好好的坐着事情,立马找了个借口就出来了。

    镇子上一个角落,老谢坐在地上,前面坐着孙赖子和吴三。

    “谢叔,你说这事情该怎么办啊?只要你开口无论什么事情我们都会同意的,不过成了之后可得麻烦您帮我们看看病,我们两兄弟最近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对劲了,谢叔你可不能拿我兄弟俩的生命开玩笑啊!”

    孙赖子苦笑着和老谢说道。

    “呵呵,你们放心,我老谢一想说话算话,这个忙只要你们肯帮,我老谢不仅帮你们看病,还认了你们两个这么朋友,你们看如何?”

    两人听见老谢这话,狠狠的点了点头,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惊喜。

    “谢谢你了谢叔,你有什么吩咐就说吧,无论啥事!”孙赖子和吴三同时一拍胸口,表示什么事情都没有问题。

    老谢甚至觉得这时候叫这两个人去把董德才给杀了估计他们都会考虑去试试。

    不过这种事情他自然不会做。

    所以他笑着说道:“我问你们两个,最近是不是有一个叫谢雅茹的女人和董德才走的有些近?”

    孙赖子和吴三对视一眼,急忙回到:“谢叔你果然料事如神啊,我告诉你,那个叫谢雅茹的昨天找到董德才,不仅找他了,而且晚上都没有离开,哎呀,这可真是便宜了董德才那老东西,那谢雅茹长得还真不赖呢!怎么谢叔对那个女人有兴趣?要不要哥俩把她绑来?”

    听见两人说要把谢雅茹绑来,老谢气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说道:“我要她做什么?一个丑女人,给老子睡老子都闲脏!我今天叫你们来,是想告诉你们,董德才欺骗村民血汗钱的好日子到头了,我老谢这次一定要把他的真面目扯下来!”

    照片好似从天空洒下,董德才脸上露着畸形的笑容,丁建国脸色阴沉,焦急的看着老谢。

    老谢通过哪些翻腾的照片,大概看见了照片的内容,与他想的一样,照片上记录的赫然正是那天他打的周雅茹那一巴掌,不过照片上看起来不像是他打的一巴掌,更像是他用什么砖头之类的打的一样,因为周雅茹脸上带着血。

    老谢干保证这些照片被人处理过,但是在这镇子上,处没有处理过都不那么重要了,重点是镇上的人都看见了照片,有了一个印象。

    老谢知道这应该只是董德才的第一步,后面肯定还有杀招。

    果不其然,就当镇子上的人看见照片,然后缠着绷带的谢雅茹对上号的时候,正当大家迷茫之际,人群中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没有医德,毒医,滚出镇子,我们这里没有你这样的人容身地!”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老谢看见,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退到人群中去了。

    老谢看着谢雅茹头上的绷带,心里冷笑,这董德才也是个人才,竟然都懂得利用舆论了,不过他是不是蠢,脸最关键的东西都没搞明白就敢过来陷害他老谢?

    要知道谢雅茹虽然头上缠着绷带吗,但是老谢自己打的人心里会没有数吗?

    也不知道这董德才是真的聪明,还是就是一个傻子,连这点事情都没有想清楚就敢过来陷害他?

    “谢医生,这是真的吗?”

    果然,董德才的安排还是有效的,人群中,有一个曾经在老谢这里看病的老人,颤颤巍巍的拿着照片,痛心疾首的看着老谢。

    要知道,医生如果做出这种事情来,是不可能有人会原谅的,这要是坐实,老谢一辈子就毁了,这也是丁建国之所以这么焦急的缘故。

    “请问谢雅茹小姐,眼前这个无良医生你应该认得吧!”

    董德才见时机差不多了,开始和谢雅茹唱起双簧来。

    谢雅茹捂着额头,恶狠狠的盯着老谢:“我当然认得他,我念他行医不易,也给过他机会,哪里会知道他竟然对我动粗!有这种医生在,我以后绝不会再来这个小镇一步!”

    谢雅茹一番话说得周围的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老谢,怎么都不敢相信老谢是这样的人。

    老谢听着他们的话,沉默不语,就连孙赖子和吴三询问的眼神他都没有理会,他在等,等他想见得人过来。

    董德才见老谢一直不说话,心里更加得意了,以为老谢看见真想摆在面前,已经心灰意冷了,所以小的更加猖狂了。

    “丁队长,就是这个人,我实名举报,他不仅卖假药,还殴打受害的病人,所以我恳请你惩罚他!不然以后我们镇的名声,可就被他一个人败坏干净了!”

    董德才微扬着头,颇有一种春风得意得的感觉。

    老谢依旧沉默不语,心里却苦笑起来,他终于明白其他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心不变就好,虽说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但终究太难受了一些。

    围观的人见老谢低头不语,眼中的失望就别提了,纷纷唉
    声叹气。
    “老谢,你还有什么话要讲的,没有的话,就和我回一趟警局配合调查。”丁建国也是没办法,他和老谢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当然相信老谢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他也没什么办法。

    “哈哈,看见这个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我是真的高兴啊!”董德才放声大笑,用极尽嘲讽的眼神看着老谢,意思表达的很明显:小样,还和我斗?

    老谢看了一眼孙赖子和吴三,用眼神示意他们离开,这一刻,他连为自己争辩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想找个地方歇息一下,一下子失去两个女人的打击,原来是这么痛苦,老谢心里这样想着。

    孙赖子和吴三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过老谢这样也让他们送了口气,毕竟她们和董德才是亲戚关系,能够不当叛徒,他们还是不想当。

    丁建国摇头叹了口气,拿出一副手铐来,就要拷在老谢手上。

    老谢也配合的伸出双手,对于周围的人的目光更是视而不见,于他而言,除了王小微和张碧琴回来,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瞒着,老谢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就在老谢心灰意冷,镇上的居民也难以置信,董德才和谢雅茹放声大笑的时候,一道略微有些柔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道声音虽说柔弱,却是那样坚定,好像就算全世界都觉得老谢是那种人,她都不会相信一般。

    老谢抬起头来,看着从人群中挤出来的王小微,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要不是这里有这么多人,他都想放声大哭了。

    “怎么?要哭了?”就在这时候,他的背后,又传来一道声音,老谢惊喜的转过头去:“碧琴!”

    张碧琴站在老谢的后面,笑着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话:“我相信你!”

    老谢笑了起来,这一瞬间他的腰瞬间又挺得比直!

    “丁队长,我老谢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我现在也实名举报,这个董德才坑害村民不要紧,还卖假药!”

    老谢把手搭在跑过来的王小微的肩膀上,柔声说道:“小微,我真的错了,以后别走了好不好!”

    王小微扑在他怀里不断哭,重重的点了点头。

    丁建国见老谢竟然开始说话了,自然不会真的抓他,他可是站在老谢这边的人,刚才之所以要抓老谢,那是因为老谢华业不说一句,就算他想给机会,也没办法给啊!

    所以他咳了两声:“老谢啊,你有什么就直说,这么多人看着呢!”

    他话说到一半,过来几乎贴着老谢的耳边说道:“老谢,你可得给我争气啊!”

    老谢点了点头,冲着人群中的孙赖子和吴三说道:“孙赖子,吴三,你们出来,说说你们这几天在董德才的家里看见了什么?”

    董德才本来还高兴的脸,听见老谢这句话,脸色忽然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蹑手蹑脚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孙赖子和吴三。

    孙赖子和吴三不敢看董德才,苦笑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比起董德才这个亲戚,他们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该交代的事情几天以前就已经和孙赖子和吴三交代好了,所以老谢一点都不慌,而是看着董德才难看的脸,笑了起来。

    谢雅茹看见孙赖子和吴三脸色也是一变,她这几天在董德才床上可是呆到腿软的,怎么可能没见过他们两个人,正因为见过,才会害怕。

    不过害怕也改变不了什么事情,只见孙赖子和吴三拿出一个袋子来,董德才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我平时怎么对你们的,你们就这样回报我的?”

    孙赖子和吴三心里坐着挣扎,但是最终也没有看董德才一眼,拿出一叠照片,也学着董德才那般,直接撒向了人群。

    老谢也拿过来一张,好家伙,这两人为了活命可是下了本钱了,这那里是用来做证据的照片啊,这分明就是艳门照啊。

    只见照片上谢雅茹和董德才两个人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各种姿势都有。

    谢雅茹快疯了,这种照片让她以后怎么见人啊?

    更加可怕的是,这照片见了,就全完了!

    “乡亲们,你们也看见了,这董德才和这位所谓的我的患者是什么关系!我老谢行医这么多年了,我人品怎么样你们还不清楚吗?”

    老谢看着董德才,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谢雅茹头上不可能有伤,他自己打的这点会不清楚吗?所以说就算他刚才跟丁建国走了,这件事情也无法坐实,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

    “是啊,我就说谢医生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一定是董德才这小人在陷害他,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想说的?一对奸夫淫妇,我看丁队长就该把他们一起抓起来!”

    人群中一个人义愤填膺的说道。

    董德才脸色无比阴沉,眼睛更像是要吃人了一样,因为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背叛他的竟然是他自认为最心腹的两位亲人!

    “你们还有什么话想说的?”丁建国这时候适时的走到董德才面前,神情说不出的严肃,不等董德才辩解,他的手铐已经朝他拷去……

    “且慢!”

    而就在这时候,董德才忽然高呼一声,让丁建国等等。

    “丁队长,你还再等什么,这董德才就该进监狱!”

    围观群众一阵起哄,可不想给董德才任何机会。

    丁建国回头看了眼老谢,眼神询问他什么意思,要是老谢说一句不管不顾,他现在就可以直接把董德才拖回去,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老谢这个人自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开口到:“丁队长,你就让董德才说两句,万一他还有什么证据没拿出来呢?况且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谢雅茹头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伤,我那天虽然打了她,但是绝不会有如此严重的伤势!”

    丁建国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在一旁静静等待董德才的辩解。

    “那好,我就看看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董德才脸色有些苍白,看了老谢一眼,又看了看丁建国,眼中无比恶毒。

    “乡亲们,你们可别被这老谢骗了!谢雅茹的确在老谢的诊所看过病,并 且那天也确实因为病没看好的事情打了她,对,我和谢雅茹是有一点关系,但是这并不能说明老谢就没替谢雅茹看过病,是吧?那我就要问问老谢了,那天下午,我们工会的人明明看见你下午三点钟把谢雅茹放进房间关门看病,第二天又把别人打了,是不是有这件事情?”

    董德才一番话说完,已经有些喘气了,毕竟他也没料到老谢的人气这么可怕,要是他一下不说完,他怕就没机会说了!

    这个问题可就让老谢略微有些尴尬了,因为董德才讲的事情确实有一半是真的。

    不过看没有看过病查一下病例就知道了,还有谢雅茹头上的伤,也是一看便知,老谢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所以直接开口道:“我从没有给她看过病,不管你们如何说!”

    “呵呵,你口口声声说没有给雅茹看过病,那我问你,这是什么?”

    董德才一边说,一边拿出两张单子来。

    老谢接过来一看,正是谢雅茹在自己诊所看病开的证明单子,但是这不是重点,因为这种单子只要想搞,随便怎么都能搞到,但是上面的签名,却和他的太像了,简直就好像是他签的一样!

    老谢眉头皱了起来,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董德才啊!

    他身后的王小微和张碧琴一看老谢的单子,眉头也是紧锁,因为这确实太像了,他们自然相信老谢,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丁建国看了一眼单子,冷笑着看着董德才:“你以为随便找个单子签个名在上面就能证明吗?”

    “是啊,谢医生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周围的人们也说道。

    “丁队长,别听他乱讲了,快点把他抓起来吧!”

    ……

    ……

    “这可不是伪造的签名哦?不信你可以拿去鉴定一下!”董德才今天也算是豁出去了。

    老谢眉头一皱,忽然看了谢雅茹一眼,忽然发现谢雅茹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得意。

    我擦!

    难道说那天和谢雅茹嗨的时候,她动了什么手脚不成。

    老谢仔细回忆着,忽然一段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哎呀老谢,你慢些……我可崇拜你了,你先给我签个名嘛……”

    随着记忆越来越清晰,老谢暗骂了一句该死,难道说谢雅茹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弄他?

    不应该这样才对,有可能她拿自己的签名去另有用出,很有可能是为了自己的专利,结果那天临时改变了注意,这样看来,董德才这次应该下了血本了。

    不过这还没有完,正当老谢想着前因后果的时候,谢雅茹忽然把自己头上缠的绷带打开了,老谢从医这么多年,自然一眼就看出谢雅茹头上的伤口是被人用拳头硬生生打出来的。

    他下意识看了眼董德才,只见后者无比嘲讽的看着他。

    老谢这才明白,这才是董德才的杀招啊!

    这下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丁建国还有周围的群众看着周雅茹头上的伤口,还有老谢忽然的沉默,也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老谢,这个签名不会真的是你的吧?”丁建国也是一脸难以置信,说实在的,要是没有这种实质性的证据,就算老谢真的干了什么事情,在法律上也站不住脚,丁建国还能帮老谢一把。

    但是如果人证物证都有了,那这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首先是乱医人在加上打人,就可以断送老谢的职业生涯。

    “这个名确实是我签的,谢雅茹头上的伤也确实是有人用拳头打的,但是这又如何?就能证明是我干的吗?”

    老谢自己这句话说得自己都感觉有些无力。

    “哈哈,姓谢的,这次看你怎么狡辩,对,我董德才的确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也确实和雅茹有点关系,但是这就能证明你的清白吗?”

    董德才狠狠的看了一眼孙赖子和吴三,又继续说道:“反而是你,贿赂我的人,想通过专业来陷害我?但是老天有眼啊,这白字黑字写的这么清楚,我看你有什么好狡辩的!”

    董德才自认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了,他也料定老谢翻不了身了。

    丁建国的脸色也有些阴沉。

    董德才哼着小曲和身后的他们一个会的人兴高采烈的聊着天,情到深处竟然还亲了周雅茹一口。

    老谢看在眼里,脑海中不断向着该如何,他是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样复杂,而且董德才也确实是一个狠人,周雅茹头上的伤显然就是他打的吧。

    好一出苦肉计啊!

    他心里苦笑,女人这种生物果然不好惹。

    “谢叔,你说话啊,我相信你不会是这种人!”王小微在老谢身后焦急的说道。

    老谢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会有事,张碧琴身为一个书记,这种时候虽然焦急,但是却并不像那样慌乱,而是想着如何证明老谢的清白。

    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老谢是被陷害的,但是这种时候他们说的话也没什么意义,包括丁建国,虽说他站在老谢这一边,但是这种时候,他也有些无奈。

    “我说丁队长啊,你现在不抓人,难道是何这姓谢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董德才冷冷看着丁建国,给他施压。

    “我可告诉你,丁队长,这的事情可都是会被我们会的人拍成视频的,到时候传到上去,你脸上也不好看不是?”

    丁建国回头一看,果然看见有几个人拿着手机再录视频,这下子彻底让他愤怒了。

    “我告诉你董德才,你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不然……呵呵!”

    丁建国冷笑一声,随后来到老谢面前,给他了一个歉意的表情。

    “丁队长,你等等……我有话说!”

    就在丁建国准备考住老谢的时候,人群中又走出来一个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夏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